一站通用户名: 密码 注册
中医人旗下网站:医学眺望医师考试认识中医人日文英文
 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医人 >> 名医学院 >> 男科 >> 正文

广告赞助more>>

王世民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验案

  • 文章导读:王世民是山西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、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,第三届国医大师。他一生致力于中药、方剂学的研究和教学,颇有建树,是中医实验方剂学的首创者和开拓者,为中医药学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。

    笔者参加山西省西医学习中医研究班学习时,王世民讲中药学,他讲课条理清楚、深入浅出,深受同学们欢迎。实习阶段我又在王世民的指导下做了一个龟龄集和定坤丹的实验,从中学会了对实验研究的设计、操作和总结。实验过程中王世民那严肃认真、实事求是的作风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中医人网站www.tcmer.com特转载笔者在王世民指导下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验案一则,和同道分享。

    患者崔某某,男,43岁,因阳事不举半年,于2017年11月1日首诊。患者半年来疲乏无力,头昏脑涨,性欲低下,阳事不举。曾在太原求治中医治疗服药罔效。现患者口干、腰酸困、视物昏花。查见脉右濡弱,左沉弱。血压162/108毫米汞柱。
     
    诊断:阳痿(脾肾两虚,肾虚为主)。
     
    治则:滋阴补肾,健脾益气。
     
    处方:杞菊地黄丸合四君子汤加减:生地15克,山药15克,山萸肉12克,杜仲12克,川断12克,怀牛膝12克,菊花10克,枸杞子10克,仙灵脾12克,巴戟天10克,党参15克,白术15克,茯苓10克,夏枯草15克,川牛膝15克。15剂,水煎服。

    方中生地山药、山萸肉滋补肺脾肾之阴;仙灵脾、巴戟天温补肾阳;川断、牛膝补肝肾壮腰膝;枸杞子、菊花滋阴明目;党参白术茯苓健脾益气;夏枯草、川牛膝化痰降压。诸药相合,使脾气健运,肾精得补,则应诸症系除。
     
    11月19日二诊:药后诸症好转,可同床但时间短。查见双脉濡弱;舌体大,偏红。血压140/100毫米汞柱。
     
    舌偏红,提示阴虚明显,在前方基础上,加强滋补肾阴之力:生熟地各15克,山药15克,山萸肉12克,茯苓12克,杜仲12克,川断12克,怀牛膝12克,巴戟天12克,仙灵脾12克,丹皮10克,夏枯草15克,党参15克,白术15克,川牛膝15克。15剂,水煎服。
     
    12月9日三诊:药后腰酸困,不能久坐、久站。查见脉弱,舌淡红。本来预期二诊后应诸症减轻,性功能改善,但事与愿违,阳痿加重。治疗不知该如何着手,遂向王世民老师求教。王世民建议:加大温补肾阳的药量,同时加用蜈蚣2条,研面冲服。遵嘱处方如下:熟地15克,山药15克,山萸肉15克,茯苓10克,仙茅15克,仙灵脾15克,巴戟天15克,大云15克,菟丝子15克,川断15克,杜仲15克,党参18克,炒白术18克,黄芪30克,蜈蚣2条(研末冲服)。15剂,水煎服。
     
    12月24日四诊:精神好转,能正常进行性事,但仍觉时间短。查见脉较前有力,舌体较大,偏红。三诊方加生龙骨、生牡蛎各30克,远志10克,15剂。
     
    2018年2月4日五诊:近一个月多月来,可正常进行房事,仍嫌时间短。查见脉尚有力,舌正常。药已见效,效不更方。予四诊方15剂。可自己依病情每天1剂或隔天1剂。并告其注意劳逸结合,不可太累,注意节制房事。
     
    王世民曾说:肾的生理功能之一是“肾藏精,主生殖”。正如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所云:肾能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。肾之精气的盛衰,关系到生殖和生长发育的能力。肾精化生肾气,肾气的盛衰决定着男性的性欲和性能力。该患者出现阳痿,说明肾气虚弱。但肾的精气包括肾阴和肾阳两方面。肾之阴阳在人体内互相制约,互相依存,保持着动态平衡状态。所以治疗肾气虚或者肾精亏虚时要兼顾肾阴和肾阳,注意“阴中求阳”和“阳中求阴”。正如张景岳所云:“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,阳得阴助则源泉不竭;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,阴得阳助则生化无穷。”然肾为先天之本,脾为后天之本。人出生后,先天之本的肾要靠后天之本的脾胃化生的水谷精微来濡养。如果脾失健运,肾得不到充足的水谷精微来濡养,则是引起肾气虚弱的原因之一。反过来说治疗肾气虚的患者时,也应同时兼顾脾胃,进行脾肾双补。治疗肾虚患者时,既要考虑肾之阴阳,又要兼顾肾脾是王老师治疗男性病的经验之一。此患者首诊时有明显的疲乏无力、头昏脑涨等脾虚症状和阳事不举、腰酸困乏的肾虚症状,经用补肾健脾的杞菊地黄汤合四君子汤加减取得明显的治疗效果,足证王世民这一经验对指导临床具有实际意义。
     
    在经过以上治疗后,虽然患者精神明显改善,但阳痿改善不明显,经请教王世民后,他指出应加大补肾壮阳药的剂量,并加用蜈蚣研面冲服。遵嘱施治后取得明显效果。当初听王世民说蜈蚣有兴阳作用时,曾遍查手头的中药书籍都没找到“蜈蚣兴阳”的出处,对此曾持疑虑。王世民解释说:“我也没找到出处。20世纪50年代,外交部的一个诊所用四物汤加蜈蚣治疗阳痿奏效,后来就有人仿照,再后来就慢慢地用开了。这也正符合中药功效的认知过程:先是在实践中发现中药的某种作用,经反复验证确认,然后经过人们总结,也就上升成了书本上的理论。对于严重的阳痿患者,在补肾壮阳的同时加用蜈蚣,是王世民治疗性功能障碍的又一经验。
     
    王世民还说过,在治疗性功能障碍应用补肾壮阳药的同时,酌情用一点镇静药,常可提高治疗效果。因为这一类患者都必然或多或少地存在焦虑情绪,故治疗时适当加用少量镇静药,以减轻其焦虑情绪,对症状的改善会有较好的效果。说到这里,我联想起当年在山西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时,泌尿科专家在看阳痿患者时全部只开一种药—安宁(那时的一种作用柔和的安定类药),据说疗效尚可。回头看本案患者在四诊时加用生龙牡和远志后,疗效较前明显且比较巩固,也可验证王老师治疗性功能障碍患者的第三条经验:在大量遣用补肾壮阳药的同时,少加镇静药可以提高疗效。(赵作伟)

    昵称:  (欢迎留言,注意文明用词!
      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  内容:
    *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中医人保持中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