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站通用户名: 密码 注册
中医人旗下网站:医学眺望医师考试认识中医人日文英文
 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医人 >> 中医学院 >> 疾病治疗 >> 正文

广告赞助more>>

中医药治疗原发性肝癌(生存期一年以上者)近况

  • 文章导读:

    原发性肝癌(PHC)是临床多发性肿瘤。因其病情发展快,预后差,生存时间短,故被认为是癌中之癌。PHC发现时多属中晚期,治疗多无手术、放疗之适应症,而化疗又不甚敏感,故迄今尚缺乏满意而有效治疗方法。运用中医药治疗PHC,药性缓和,副作用小,应用范围广,能提高早、中、晚期PHC患者的生存质量,延长其生存期。本文仅就近年来运用中医药疗法治疗PHC患者生存期达一年以上者的概况,综述如下。

    1 中医药疗法

    1.1 辨证分型
      
    刘边林[1]以气滞血瘀、肝胆湿热、脾胃虚弱、肝肾阴虚辨证分型治疗30例。结果:存活12~18个月者12例,24个月者2例,已存活1年、目前仍在治疗中者3例,平均存活15个月。马伯亭等报道[2]将60例患者分为肝郁脾虚型,用逍遥散加味,肝胆湿热型,用茵陈四苓散合黄连解毒汤加味;气滞血瘀型,用膈下逐瘀汤加味;肝肾阴虚型,用滋水 清肝汤加味。 1剂/d,水煎服,2月为1个疗程。结果:生存期4年以上者1例,3年以上者2例,2年以上者3例,1~2年者13例。崔扣狮[3]辨证治疗晚期患者971例,分气滞血瘀型、湿热瘀毒型、正虚邪实型、毒热伤阴型。1剂/d,水煎服。并用活血化瘀、消胀止痛之中药熬膏外敷。结果:临床治愈(B超示肿块消失,已恢复工作)186例,显效247例,有效109例,死亡429例,死亡者存活时间105日~10年,平均5.8年。彭景星报道[4]1例肝癌,以气虚血瘀兼痰火蕴毒辨证治疗,方用《金匮》下瘀血汤与张锡纯之理冲汤化裁。自1987年7月~1988年4月,治疗10个月后,经B超复查:肝内病变完全消失,α-FP转阴,遂停药。随访至1992年3月10日,患者健康无恙。陆祖霖[5]以八角金盘为主药,分为血瘀型、阴虚型、气阴两虚型、阴阳两虚型治疗50例,结果:存活1年者7例,>2年者3例。总有效率为90%。

    1.2 以基本方为主,随症加减
      
    乔汇宗报道[6]以益气养阴、化瘀软坚、健脾醒胃治疗1例肝癌术后腹膜转移者,存活11年,能参加轻微劳动。基本方为石斛、炙穿山甲各9g,太子参、党参、制大黄、三棱、莪术各12g,牡蛎丹参、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石见穿各30g,海藻、昆布各24g,炙鳖甲15g。同时强调,家属良好的心理配合及患者的自身心理调节,对延长生存期有一定的作用。贺箫报道[7]治疗54例,以柴胡丹参、八月扎、白芍、生白术、三棱、莪术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郁金为基本方,随症加减。1剂/d,水煎服,配用支持疗法。 并设中西医结合组对照(用FM、FMA等方案静脉化疗),并在辨证基础上加强扶正补虚、攻补兼施。3个月为1个疗程。结果:两组分别显效(症状减轻或消失,瘤体缩小)26例、27例,稳定20例、18例,恶化8例、9例,总有效率分别为85.20%、83.33%。存活>1年者分别为13例、15例,两组无显著性差异,P>0.05。杨勤建报道[8]以肝回春丸(白术、茵陈、酒制大黄、地黄、桃仁、制马钱子、青皮、莪术、制胆南星、水蛭、虻虫、干漆等)治疗中晚期肝癌28例,8~10g/d,2次,饭前服,2个月为1个疗程。2~4个疗程后,完全缓解2例,部分缓解10例,好转7例,无效9例。存活>1年15例,>1.5年9例,2年5例。王东辉[9]以自拟金甲白龙汤(郁金、八月扎、丹参女贞子各30g,鳖甲、龙葵各35g,白术25g,柴胡、重楼各20g等)随症加减,治疗128例,2日1剂,水煎服,2个月为1个疗程。结果:临床治愈、显效各5例,有效79例,无效39例,生存23例,中位治后生存期24.9个月,死亡105例。黄立中报道[10]用肝复片(党参白术柴胡、鳖甲、香附、茵陈、郁金等)治疗31例,8片/d,分3次口服,2个月为1个疗程,并停用其它抗癌药。结果:缓解1例,稳定16例,进展14例,生活质量提高21例。17例、7例分别存活6个月、1年。李可法[11]以扶正消瘤丸为主治疗54例(西洋参、三七参、制鳖甲白术郁金鸡内金各300g,血竭200g,蜈蚣30条,壁虎、拓木提取物各400g,制马钱子70g,山慈菇水蛭、鼠妇各100g,共研细末,水泛丸)每次服10g,甲基斑蝥胺片75mg,3次/d,1个月为1个疗程,疗程间隔3~5日。其中49例在超声引导下用无水酒精3~5ml/周,1次注射,治疗6~8次。结果:显效(肿瘤缩小无转移,AFP转阴或下降,带瘤生存>3年)29例,有效21例,无效4例,总有效率为92.6%。

    1.3 治疗治则
      
    林宗广[12]以扶正软坚法,分气虚、阴虚、气阴两虚、阴阳两虚按血瘀程度加用4~5味活血软坚药,治疗44例,对改善低热、纳差、肝压痛、腹胀、腹水等均有较好疗效。其中肝脏回缩者7例,占位性病变消失者5例,AFP转阴者3例。1年、3年、5年以上生存率分别为59%、15.9%、6.8%。谢远明[13]以健脾化瘀法治疗中晚期肝癌25例。结果:生存期最短者4个月,最长者10年。智焕杰[14]以疏肝理气、活血化瘀、软坚消瘀为治则,选用香附、郁金、八月扎、当归、赤芍、桃仁夏枯草、煅牡蛎等治疗Ⅱ期原发性肝癌1例。1年后B超复查肝区病变消失,甲胎蛋白转阴,CT示肝区密度均匀,体积正常。继续治疗至报道时已存活4年余。周荣耀等[15]用活血化瘀法治疗Ⅱ、Ⅲ期PHC51例,药用赤芍、王不留行、三棱、莪术并随症加味。结果:症状和体征均有好转,甲胎蛋白阳性38例中下降者15例,稳定者13例,上升者10例。血液流变学各项指标均有改善。1年、2年、3年生存率分别为37%、14%、4%。王晓[16]以活血化瘀基本方(桂枝、茯苓、丹参丹皮桃仁红花白芍柴胡、川楝子、广郁金蒲黄五灵脂)为主,辨证加减治疗晚期PHC24例。结果:症状改善有效率为60.96%,肿瘤缩小率为26.67%,1年以上生存率为25%。黄立中报告[17]设三组治疗PHC患者,第1组35例,用肝乐1号,方中含健脾理气药(党参白术、茯苓、沉香等)、化瘀软坚药(土鳖、鳖甲等)及清热解毒药(大黄、重楼等)。第2组13例,用肝乐2号∶1号去化瘀软坚药。第3组13例,用肝乐3号∶1号去健脾理气药。均为合剂,30ml/d,3次口服,2个月为1个疗程。结果:1年生存率三组分别为32.8%、8.7%、5.4%,第1组优于第2组(P<0.01,0.05)。朱超林报告[18]以益气健脾剂(太子参、炙黄芪虎杖各30g,猪苓茯苓各15g,苍术白术、香附各10g,生薏苡仁20g,陈皮柴胡各6g)治疗中晚期PHC46例(晚期18例,中期28例);对照组38例(晚期15例,中期23例)用软坚化瘀方:炙鳖甲桃仁红花丹皮丹参、玄胡各10g,穿山甲15g,生牡蛎30g,均随证加减,1剂/d,水煎服。两组中期生存1年分别为11例、7例,中位生存期分别为51周、40周。

    1.4 中成药、单验方
      
    陈利铭[19]用消症益肝片(系蟑螂提取物)治疗PHC94例,其中1例存活已76个月,报道时仍健在。李风山[20]治一男性48岁PHC患者,经中西医结合治疗7周,出现血性腹水,肝扪及肿块6cm×8cm,质硬,双足浮肿,腹水检出癌细胞。后用民间偏方猫儿眼全草500g切碎,白公鸭1只煮汤2000ml,吃肉喝汤,于1周内吃完,初期量宜少,2~3周后量渐增,以保持24小时大便2~3次,无恶心呕吐为度。连续服用8个月,症状渐失,又服4个月,诸症消失,肝未扪及,B超无异常,腹部无液性暗区,停药至报道时已存活7年。徐荷芳报道[21]治疗PHC4例,选蕲蛇(重量为400~1200g),将纱布塞进蛇咽喉部使其致死,生吞蛇胆,再将蛇肉用适量大蒜炒后煮熟,分1~3次,1日内吃完,取出蛇口腔内纱布凉干存放,再将蛇头、皮、尾、内脏等一起烘干,连同含毒汁的纱布分成等份煎煮,隔1日服一份。1~2周服一条蛇,或同时配合中药辨证施治,存活14年以上和6年者各1例,存活2年者2例。李延华[22]治疗PHC98例,以松果体(猪松果体生药粉末)1~2丸/d,3次,空腹口服,症状缓解后改用维持量1丸/d,3次。结果:生存期1、3、5年分别为18例、7例、3例。侯果圣[23]以蒿本、山豆根、黄连、柽柳、半枝莲、栝蒌、 葜各250g,全蝎20g,农吉利200g,露蜂房、龙葵、喜树、白荚各100g,马钱子5g,共研细末,3次/d,每次3g,口服。治疗1例,服药半年痊愈,随访11年尚生存。王德龙报道[24]以普佗膏治疗PHC70例:药用血竭、地龙、无名异、全虫、蜈蚣、水红花子、僵蚕、木鳖子、大枫子、土元、虻虫、冰片等,经加工制成膏剂外用。每帖外敷5~7日,休息3日再换,12帖为1个疗程。另加用中药,1剂/d,水煎服。镇痛显效率83.5%,有效率96.7%。配合内服中药,Ⅱ期肝癌1年生存率达44.8%。李慧刚等报道[25]选用山慈菇大黄、冰片各5g,雄黄0.5g,地鳖虫、参三七、蓬莪术、月石、大戟各3g,蟾酥0.1g,麝香0.3g,黑膏药肉50g为基本方,再根据辨证加用其他药物,将上药打成细末和匀,调入已溶化的黑膏药肉内,匀摊在无毒塑料薄膜上,厚约0.5cm左右,每张膏药规格为25cm×15cm大小。治疗4例,均取得显著效果:例1,1968年2月确诊,随访至1988年6月20日仍健在;例2,1988年5月诊断为肝癌。1989年3月5日复查:甲胎蛋白小于20毫微克/毫升,放射性核素诊断报告:肝左叶上下径如常,边缘光整,放射性分布不均匀,肝右叶可见4cm×4cm的放射性稀疏区,报告时仍在治疗中,已能做一般家务劳动;例3,1989年5月13日来诊,外敷上述膏药加内服茵陈蒿汤,4周后黄疸退尽,食欲增加,能骑自行车活动,肝功趋于正常;例4,1989年10月来诊,经治1990年5月19日B超提示:肝脏大小正常,形态规则,内部光点分布均匀,已能从事轻体力工作。周启康[26]以槐耳冲剂(新型真菌类抗肿瘤药,主要成分含多糖蛋白、矿质元素),3次/d,1包冲服,Ⅰ期、Ⅱ期与Ⅲ期患者分别以3个月、1个月为1个疗程。结果:半年、1年生存率分别为70%、13.3%。肝区疼痛,乏力、腹胀、腹水均有改善;α-FP阳性18例中,下降10例,稳定5例;影像检查肿瘤稳定或缩小21例(缩小>50%者4例)。

    2 中西医结合疗法

    林钧华等报道[27]以中医辨证论治为法则,随证用药,并配合放疗、化疗治疗110例术后残留和复发转移患者,结果:110例中,1年生存率为70.78±8.53%,3年生存率为33.82±9.25%,5年生存率为16±7.43%,有4例已生存10年以上,提示以扶正健脾为主的治疗原则对PHC术后延长生存期具有重要意义。唐亚能[28]以三甲汤为主治疗晚期肝癌40例,药用鳖甲(先煎)、炒穿山甲(研末冲服)、郁金、青皮各10g,生牡蛎白芍山慈菇、半枝莲各15g,柴胡、铁树叶各12g,白花蛇舌草30g,川楝子3g,甘草6g。如有气虚、胁痛、脾失健运、黄疸腹水、肿块巨大者随症加味,1剂/d,水煎服。同时,配合肿瘤电化治疗仪及相应的免疫疗法。结果:显效(自觉症状完全缓解,B超查癌灶完全消失或缩小2/3,生活正常或作时间>1年,生存最长>2.5年)20例,有效17例,无效3例,总有效率为92.5%。方祥端报告[29],以扶正抗癌汤治疗27例,药用党参麦冬各10~15g,黄芪、半枝莲、黄芩各20~30g,白术夏枯草各15~20g,当归6~9g,鳖甲15~25g,莪术6~12g,茜草15~30g,大黄粉(冲)、蚤休各10~20g,白花蛇舌草30~45g,1剂/d,水煎服。另设对照组33例,均予常规西药治疗。结果:分别存活>6个月、<3个月,本组存活时间最长者5年。王庆才报告[30]化疗间歇期及化疗后,用益肝消瘤饮(生黄芪10~60g,白术、茯苓、薏苡仁各20~30g,鳖甲10~30g,莪术、干蟾皮各6~15g,地鳖虫3~10g)随症加味,1剂/d,水煎分3~5次服。并用5-FU丝裂霉素,表阿霉素加生理盐水,肝动脉注入;再用40%碘化油10~20ml栓塞,4周1次,3次后,用明胶海绵颗粒栓塞。化疗后输液5~7日;对症处理,忌食油腻。治疗PHC50例,结果:显效(≤3个月瘤体消失或缩小>50%)5例,有效38例,无效7例,总有效率为86%,生存>3年者8例。陈伟报告[31]用钱氏肝癌方加减治疗53例,方含莪术、白术各12g,苦参、白花蛇舌草各20g等,辨证加味,1剂/d,水煎服,辅以放疗、化疗。结果:1年、3年、5年生存率分别73.58%、38.66%、22.57%。AFP升高16例,复常、下降各5例,无变化3例。郑作深等报告[32]中西医结合二步法治疗肝癌10例。放疗用钴60全肝移动条野照射,前后各移动1~2轮,mTD18~35GY,间隔2周,行B超定位缩野,继照射至总量50~60GY。放疗期间并用枳实消痞汤:党参、法半夏各15g,白术茯苓甘草陈皮、青皮、神曲各10g,枳实厚朴各10~20g,随症加减。治疗15~20日后改用香砂六君子汤加减,治疗时间半年以上;近3年加用(或改用)肝复乐6片/d,3次服,治疗时间半年以上。放疗结束后3~4周行二步手术切除。结果:肿瘤体积均缩小50%以上;肝门淋巴结转移灶2cm及癌旁多个卫星灶各1例消失;α-FP升高8例均降低50%以上,其中转阴1例。术后未见并发症。术后半年死亡2例,生存1年、3年、5年、7年、10年分别为8例、5例、3例、2例、1例。

    3 讨论

    近年来,中医药治疗肿瘤已在传统辨证论治的基础上,扩展为以基本方为主、随症加减与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法,实践证明,这些方法能提高PHC患者的生存质量,延长生存期。
      
    但从报道来看,有关中医药治疗HPC的报道中,个例较多,对照研究较少,特别对方药疗效机制等方面的研究,有待进一步深入。

    参考文献:

    1,刘边林.辨证治疗原发性肝癌30例.陕西中医,1992,13(1):17~18
    2,马伯亭.60例原发性肝癌临床疗效观察.中医药学报,1992,(5):21~24
    3,崔扣狮.辨证治疗晚期肝癌971例.陕西中医,1991,12(11):484~485
    4,彭景星.肝癌1例治验.中医杂志,1993,34(7):443
    5,陆祖霖.八角金盘治疗肿瘤的临床体会.浙江中医学院学报,1995,19(2):13
    6,乔汇宗.肝癌术后腹膜转移存活1年半1例.中医杂志,1992,33(10):56
    7,贺箫.中医药为主治疗肝癌108例报告.江苏中医,1996,17(4):12
    8,杨勤建.肝回春丸治疗中、晚期肝癌28例.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,1996,6(2):32
    9,王东辉.自拟金甲白龙汤治疗128例原发性肝癌.辽宁中医杂志,1996,23(8):354~355
    10,黄立中.肝复片治疗原发性肝癌31例疗效观察.湖南中医杂志,1997,13(1):4~5
    11,李可法.扶正消瘤丸为主治疗原发性肝癌54例.实用中医药杂志,1998,14(9):5
    12,林宗广.扶正软坚法治疗中晚期原发性肝癌44例.中医杂志,1992,33(2):23~24
    13,谢远明.健脾化瘀法治疗中晚期肝癌25例.陕西中医,1990,11(10):448~449
    14,智焕杰.中医中药治疗Ⅱ期原发性肝癌一例报告.中医药学报,1992,(3):26
    15,周荣耀.活血化瘀治疗Ⅱ、Ⅲ期原发性肝癌的临床观察及实验研究.上海中医药杂志,1992(9):5~7
    16,王晓.活血化瘀为主治疗晚期原发性肝癌24例临床观察.北京中医学院学报,1992,15(3):31~33
    17,黄立中.原发性肝癌中医治法的临床研究.湖南中医学院学报,1996,16(3):14~17
    18,朱超林.益气健脾剂治疗中晚期原发性肝癌的疗效观察.中医研究,1997,10(2):39~40
    19,陈利铭等.消症益肝片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继续观察.福建中医药,1990,21(1):4~5
    20,李凤山.猫儿眼全草治肝癌案1则.吉林中医药,1992,(3):28
    21,徐荷芳.蕲蛇治疗原发性肝癌.浙江中医学院学报,1992,16(1):28
    22,李延华.运用松果体治疗原发性肝癌98例临床观察.中医药信息,1993,(1):13~15
    23,侯果圣.治癌二则.甘肃中医,1993,6(3):18~19
    24,王德龙.普陀膏并中药治疗原发性肝癌70例疗效分析.中西医结合杂志,1990,10(12):723~725
    25,李慧刚,朱玉琴.外贴法治疗肝癌四例报告.中医杂志,1992,33(1):37~38
    26,周启康.槐耳冲剂治疗原发性肝癌30例临床报告.上海中医药杂志,1995(2):25
    27,林钧华,徐益语,于尔辛等.中药及中西医结合放化疗治疗原发性肝癌术后残留和复发.中医杂志,1994,35(4):220~221
    28,唐亚能.三甲汤为主治疗晚期肝癌40例.湖南中医杂志,1995,11(4):30
    29,方祥端.中西医结合治疗原发性肝癌.实用中西医结合杂志,1996,9(9):537
    30,王庆才.中药配合放射介入治疗原发性肝癌50例.江苏中医,1998,19(8):31~32
    31,陈伟.钱氏肝癌方加减治疗53例原发性肝癌临床观察.上海中医药杂志,1998,(4):14~16
    32,郑作深,陈学中,黄岩等.中西医结合二步治疗大肝癌的临床观察.中医杂志,1998,39(11):668~669

    昵称:  (欢迎留言,注意文明用词!
      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  内容:
    *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中医人保持中立